忠实的学者和宣扬灾难的学者之间的宣读“伊卡拉义” 民族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安拉(至高无上)

在《古兰经》中说:“你说:“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独一无偶;我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仆人及其使者。  求安拉赐福于他及其家人,以及所有圣门弟子和跟随他们的众人,直到报应日。

  伊斯兰教鼓励人们寻求知识,因此首次降示的节文是:“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他曾用血块创造人。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他曾教人用笔写字,他曾教人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以上经文都说明寻求知识的高贵,也鼓励人类寻求知识。这也说明伊斯兰教是知识的宗教,这个民族是知识和营造文明的民族。

古兰经中,寻求知识的证据有很多,甚至安拉把其中一章称为“笔(改赖姆)章”,安拉在这一章中说:“努奈。以笔和他们所写的盟誓。”以上经文强调只是工具的重要性。安拉在《古兰经》中命令穆圣增加我的知识,这足以说明其地位之高,安拉说:“你说:“我的主啊!求你增加我的知识。”” 安拉的使者说:谁出门寻求知识,等于为主道出征,直到归来。”穆圣也指出,寻求知识是进入天堂的原因之一,穆圣说:“谁踏上了寻求知识的道路,安拉已经为他铺平一条通向天堂的道路。” 建设国家最重要的支柱之一就是寻求知识,任何国家,如果没有知识,它就绝不可能复兴。安拉将有学问的人们提升若干级。

古兰经提升了学者的价值,因此,安拉说:“真主将你们中的信道者升级,并将你们中有学问的人们提升若干级。真主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又说:“真主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敬畏他。”” 许多经文中也指出学者的地位之高,安拉说:“真主秉公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众天使和一般学者,也这样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这完全体现安拉给予学者们的地位之高。

穆圣曾在圣训中指出知识的地位和求知的高贵,穆圣说明有知识的人是先知们的继承者,因为安拉会通过学者们引导人们走向正道。穆圣说:“有知识的人是先知们的继承者,先知们没有留下金币银币,而他们留下了知识,所以谁获得知识,他已获得伟大的恩典。”又说:“学者比修士优越,犹如月亮较繁星光明一般。”

毫无疑问,安拉和穆圣提升了他们的价值的学者们是民族的忠实学者,他们认识到自己所承担的重任的伟大; 知识和号召人们信仰安拉的重任。穆圣说:“听我的话牢记而传达给人者,安拉必使他光荣;因为往往传送宗教的人,还不如间接听教的人更懂宗教。许多载运教律书的人,不一定就是法学家。” 民族的忠实学者已认识到安拉(至高无上)为承担它而拣选他们的重任。他们所承担的重任是最重大的重任,安拉在古兰经中借先知穆罕默德之口说道:“你说:“我不向你们索取什么报酬,它全归你们;我的报酬,只归真主负担。他是见证万物的。”又说:“你说:“我对于完成这项使命,不向你们索取任何报酬, 但望有志者能由此大道而达到其主宰。” 安拉在古兰经中借众先知—努哈、胡德、舒阿卜、鲁特和撒立哈之口说道:“我不为传达使命而向你们索取任何报酬;我的报酬,只归全世界的主负担。”

真正的学者们为了保卫祖国和宗教而花了更多的时间,他们和人们一样坚持中正、宽容和仁慈的道路。因此,他们的宣传活动能在人民和人民之间传播平安和安全,也能在同一社会中传播合作、亲情、建设和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他们的宣传活动也倡导建设,提升人性的价值。穆圣说:“人一旦死去,他的善功均中断,但三件事除外,永恒的施舍;益人的知识;为其求饶的孝子。”又说:“你们向安拉祈求学习有益的知识;你们求安拉保佑,免没有益的知识。”穆圣曾经说:“主啊!我求你保佑,免除四害:‘不裨益的知识、不惧怕的心灵、不满足的欲望、不准承的祈祷。’”

我说了以上这些,求安拉饶恕我和你们。

*******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独一无偶;我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仆人及其使者。  求安拉赐福于他及其家人,以及所有圣门弟子和跟随他们的众人,直到报应日。

各位穆斯林:

忠实的学者不论何时何地都坚持中正、宽容和仁慈的道路。他们忠实地传达知识,他们匡扶正教,驳斥极端者的歪曲、骗子的谎言和不学无术者的胡说。

宣扬灾难的学者以教门的名义欺骗人们,实现自己的目的,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只是为了金钱和利益。这些人是危害宗教的,并让宗教在人们心中形成一个不好的形象。他们是人类友爱的公敌,是分裂和绝交的密友。他们的宣传活动倡导毁灭和灾害,他们唤很多人为卡非尔,穆圣说:“如果有人称他的弟兄为卡非尔。那么他俩必有一人承担此罪名。如果他所说属实,则就罢了,否则呼唤者自担其罪名。”

宣扬灾难的学者在思想和宗教等一系列问题上提出了很多极端的观点。他们以极端行为为目的,因为他们以为:宗教中最谨慎的就是履行最极端的观点。但是伊斯兰命令我们宽容、易行并远离极端行为。 安拉未曾以任何烦难为你们的义务,正如安拉所说:“他未曾以任何烦难为你们的义务。”穆圣说:“你们当给人方便,不要强人所难,报人们喜讯,不要恐吓人们。” 极端行为和伊斯兰教的中正的行为方式不一样,正如安拉所说:“我这样以你们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作证世人,而使者作证你们。”中正的意思就是公正、远离宗教中的过分,因为,我们之前的教民就因宗教中的过分而遭受了毁灭。正如穆圣所说:““你们对于自己的宗教不要过分,你们之前的教民就因宗教中的过分而遭受了毁灭。” 苏斐彦·扫勒说:“我们认为的确宗教是易行的。”

无知而说话的学者属于宣扬灾难的学者,因为他们不认识到这个民族十分需要采取主观努力,也不认识到建设宇宙是宗教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如果我们在今世中没取得成功,那么,人们不会赞扬我们宗教,反之亦然。安拉说:“我们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在後世也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求你保护我们,免受火狱的刑罚。”

我们强调,无知地解答教律问题属于叛道行为,因为这种行为伤害人们的生活,عن جابر我们出去旅行,我们中有个人被石击中,头破血流,后来他梦遗了,他请教同伴:“你们看我可以行方便,做土净吗?”他们说:“我们看你能够用水,你不能做土净。”他洗了大净,跟着就死亡了。当我们回到家时,把这事告诉给穆圣,穆圣说:“你们害了他啊!真主必恼怒你们。你们不明白,怎么不请教呢?善问,是医治愚昧的良药。其实,他可以土净,在伤处绑一块儿布,在布上一抹,洗下余的肢体,就可以了。”

我们每个人都要为害怕安拉、尊重知识和一句话的危险性而坚持自己的专业是非常必的,也许言者很不经意的一句话,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和灾难, 保持沉默胜于毫无意义的话,正如穆圣所说:“谁信仰安拉和末日,他只能说好话,或者沉默。”

主啊!求您使我们视真理为真理而紧随真理,使我们视谬误为谬误而远离谬误。主啊!求你移教给我们裨益我,求你教给我们有益的知识,求你给我们增加知识。祈求您使埃及和所有穆斯林国家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