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主道而献身的高贵 我们对烈士家庭的义务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安拉(至高无上)在《古兰经》中说:“为主道而阵亡的人,你绝不要认为他们是死的,其实,他们是活着的,他们在真主那里享受给养。他们又喜欢真主赏赐自己的恩惠,又喜欢留在人间,还没有赶上他们的那些教胞,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他们喜欢从真主发出的赏赐和恩惠,并且喜欢真主不使信士们徒劳无酬。”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独一无偶;我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仆人及其使者。  求安拉赐福于他及其家人,以及所有圣门弟子和跟随他们的众人,直到报应日。

安拉的目标就是:众生建设大地,提高宗教的地位,履行宗教仪式。安拉(至高无上)规定了圣战只是为了保卫祖国和消除不义,因此安拉(至高无上)提升了为了保卫祖国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和财产的人的价值。烈士是为保卫宗教、祖国、土地和尊严而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和财产,他们希望这经营不破产。正如安拉(至高无上)所说: “真主确已用乐园换取信士们的生命和财产。他们为真主而战斗;他们或杀敌致果,或杀身成仁。那是真实的应许,记录在《讨拉特》、《引支勒》和《古兰经》中。谁比真主更能践约呢?你们要为自己所缔结的契约而高兴。那正是伟大的成功。” 一切赏罚皆凭工作,真主已为他们预备了下临诸河的乐园,他们将永居其中,那正是伟大的成功。安拉说:“为主道而被戕害的人,你们不要说他们是死的;其实,他们是活的,但你们不知觉。”

谁为主道而牺牲,谁已获得安拉的喜悦,在安拉看来,为主道而牺牲是最好的地位。安拉说:“我使气运周流于世人之间,以便真主甄别信道的人,而以你们为见证。” 为主道而牺牲是安拉赐予他最喜欢的仆人的重大恩宠之一,正如安拉所说:“凡服从真主和使者的人,教与真主所护佑的众先知,忠信的人,诚笃的人,善良的人同在。这等人,是很好的伙伴。” 安拉拯救他们免遭坟坑惩罚,让他们脱离末日的恐怖,一人说:“安拉的使者啊!为什么穆民在其坟墓受到磨难而舍希德却除外?”穆圣回答说:“舍希德头顶上的刀光剑影就是最大的磨难!” 安拉的使者说:每一个亡人的善功都结束了,除了为主道奋斗的战士,他的善功不停地增加直到复生日,他免遭坟墓里的磨难。这足以说明其地位之高。烈士只是一个进人天堂的人愿意回到现世,艾奈斯的传述:先知说:没有一个进人天堂的人愿意回到现世,再拥有大地上的东西。除了殉教的舍西德。他们向往再次回到现世,为主捐躯十次。因为他已经体会到了为主道献身的光荣。另一传述:因为他懂得了舍西德的尊贵。使者说:“要不是考虑到给我的民众带来困难,我定会一马当先地去为主道勇猛战死在疆场。”

圣门弟子执着于为宗教而献身。伊斯兰教是英雄气概的宗教,也是保卫自己、尊严、财产和权利的宗教,保护这些事情都属于信仰。保卫这种道德也是最好的目标之一,谁为保卫自己、尊严、财产和权利而献身,谁是烈士,正如穆圣所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而被杀者是舍西德;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而死者是舍西德;为了保护自己的宗教而死者是舍西德;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而死者是舍西德。”又说:“束赫达义共五种:死于瘟疫者;死于腹痛者;淹死者;死于塌方者;为主道而牺牲者。” 安拉的使者又说:谁诚心向安拉祈求殉教的回赐。安拉定让他达到束赫达义的品级。即便他死在床上。”

真正的烈士是为主道而诚心实意地牺牲,是为使安拉的语言至高无上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正如穆圣所说:“为使安拉的语言至高无上而战者,才是因为安拉而战!。” 为主道负伤者,到后世,伤口流血,碧血鲜艳,味似麝香而来,正如穆圣说:“我为这些人作证,为主道负伤者,到后世,伤口流血,碧血鲜艳,味似麝香而来。”

我们的烈士为别人而献身,他们留下自己的家人,因此我们对他们有义务和权力,而不要忽视这种权利和义务。其中包括:

1-他们承认他们父亲的优越,尊重他们,因为他们父亲所行的善功在今世和后世一点也不忘记。善人只不忘记善人的善功。安拉说:“行善者,只受善报。” 穆圣说:“未感谢人,就未感谢主。”又说:“谁为你们做善事,你们当报答他;如果你们不能报答,就当为他做好杜阿,直到你们认为已经报答他了为止。” 他为自己尊严和祖国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和财产,这足以说明其地位之高。

2-我们不要让他们为失去父亲而感到痛苦。这是通过照顾他们,善待他们,对他们笑脸相迎,应当打听他们的情况。贾法尔·本·艾布·塔利布在穆宛台战役中殉教时,穆圣很好地照顾了他的家属,打听他们的情况。

我说了以上这些,求安拉饶恕我和你们。

*******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独一无偶;我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仆人及其使者。  求安拉赐福于他及其家人,以及所有圣门弟子和跟随他们的众人,直到报应日。

各位穆斯林:

我们对烈士家人的义务就是:我们必须为他们提供稳定和安全的生活,因为他们父亲为我们过幸福的生活而献身,谁很好地照顾了战士的家属,谁将得到很大的报酬。穆圣说:“谁为主道上的战士提供装备,则他等于参战了;谁很好地照顾了战士的家属,他等于参战了。” 栽德据其父传述:有一次,我同欧麦尔,本,哈塔ト(求真主喜悦他)一起去了市场,一位年轻妇女眼着欧麦尔说,“信士的长官啊!我丈夫已去世了,他丢下了一群孩子。以真主起誓!他们无食物充机,既无庄稼,也无牲畜,我担心他们会饿死。我是胡法夫,本,艾麻,基法勒的女儿,我的父亲曾同真主的使者一起参加了侯代比亚战役。”欧麦尔闻言,立即停住脚步,说道:“欢迎亲属后代!”接着他去牵来拴在家中的一峰耐驮运的骆驼,并把盛满食物的两个皮袋放在骆驼上,还放了一些钱和衣服,然后把骆驼交给那女人,说道:“你把它牵回去(或你用这些去生活》。这些不会完,直到真主賜予你们富裕。”这时有一个人说:“信士的长官啊!你给她的太多了。”欧麦尔不满地说:“让你的母亲哭丧你!以真主起暂,我曾看到这女人的父亲和哥哥两人包围了一座堡垒很长一段时间,最后他两攻克了那座堡垒,后来我们才得以从他俩缴获的战利品中分享我们的份额。”

其中有:我们必须按照伊斯兰的信仰和道德培养烈士的儿子,很好地照顾了他们。我们有使者可以作我们的优良模范。穆圣很好地照顾了烈士家属。欧萨马·本·载德的父亲—–宰德·本·哈里斯在穆宛台战役中殉教时,穆圣很好地照顾了欧萨马·本·载德,打听他的情况。他尚不及二十岁时,穆圣任命欧萨马·本·载德为统帅,命令他前往沙姆的巴拉卡伊,恐吓罗马人,让居住在边境的穆斯林恢复乐观和自信。欧萨马年轻有为,尚不及十八岁,伪信者们对任命他为军队统帅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不愿让像他这样的年轻人领导元老们。穆圣知道后,说: “如果你们反对他为统帅,你们从前就反对过他的父亲宰德为统帅。指主起誓,他的父亲若活着,最有资格为统帅,因为他是人们中我最喜爱的人,而欧萨马在其父之后是我最喜爱我人,是善良的人。”

我们向烈士家属报喜,安拉让他们远离灾难,以其慈悲保护他们的,这都是为了他们父亲,安拉说:“至于那堵墙,则是城中两个孤儿的;墙下有他俩的财宝。他俩的父亲,原是善良的。你的主要他俩成年后,取出他俩的财宝,这是属于你的主的恩惠,我没有随著我的私意做这件事。这是你所不能忍受的事情的道理。”在后世,安拉将使他们的子孙与他们同级,正如安啦所说:“自己信道,子孙也跟著信道者,我将使他们的子孙与他们同级,我不减少他们的善功一丝毫。每人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们应该毫无怀疑地相信我们烈士为了保卫祖国而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和财产,是祖国额头上的皇冠,也是每一个忠于祖国的埃及人额头上的一顶皇冠,因此,我们中的每个人应该为国家和民众提供公共服务,远离自私。我们应该共同面对祖国的敌人,让我们和社会一道与我们英勇的武装部队携手并肩。我们英勇的武装部队永远是我们亲爱的祖国埃及和阿拉伯和伊斯兰民族的安全阀。武装部队人员正在向恐怖和邪恶的势力发动一场正义的战争,我们又增加了许多为保卫宗教、祖国、土地和尊严而牺牲的烈士。当其他人热衷于今世生活时,他们却执着于为宗教而献身。他们为了保卫祖国而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和财产。恐怖和邪恶的势力对宗教和国家构成严重威胁,纠正恐怖主义团体和极端主义团体试图灌输到人门头脑中的错误观念是一项宗教、民族和人道主义的义务。

主啊!求您接纳所有穆斯林烈士,使他们安居天国!求安拉保佑埃及、及它的人民、它的年轻人、它的军队和它的财富,并祈求安拉保佑埃及免于各种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