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虔诚与政治虔诚

أ.د/ محمد مختار جمعة وزير الأوقاف

宗教事务D /穆赫塔尔·穆罕默德·朱马部长

毫无疑问,形式虔诚与政治虔诚的现象是阿拉伯和伊斯兰社会面临的最严重挑战之一,特别是那些只注意形式和外观,而不顾本质和实质的人。他们给形式上的外观绝对的优先地位,即使这个外观的主人根本不符合能够让他成榜样的人道与道德水平。如果拥有外观的人的行为跟伊斯兰教教义不一致的,就会变成破坏和疏远的一个因素,因为如果他的外观是虔诚教徒的外观,却具有行为恶劣、说谎、背信弃义、叛逆或侵吞别人财产的毛病,那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而他可能变成伪信者。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伪信者特征有三:说话时撒谎,结约后背约,受托时欺瞒。”(布哈里圣训)。还有那些将虔诚限制于宗教仪式及关于它的伊智提哈德,并误解宗教、过分地指控别人是异教徒、拿起武器威胁人民,就跟哈瓦利吉派一样,他们本来是最坚持做礼拜、封斋和虔诚的人,但没有坚持所能阻止他们吃人肉喝人血的足够伊斯兰教法学,却拿起刀剑去杀人。如果他们按照伊玛目沙菲仪(原主怜悯之)所说的去求知的话,这种知识就会阻止他们,因为伊斯兰教本来是个怜悯宗教,让你离怜悯远的事儿,也会让你离伊斯兰教远。最重要的是适当的行为,而不只是言语。人们说:一个人的行动比千言万语更好。

所有的宗教仪式只要修正人们的行为和品德,就会取得所需要的成果。如果礼拜不防止人做丑事和罪恶,就当他没做礼拜一样。公正者(全能)说:“你当谨守拜功,拜功的确能防止丑事和罪恶,记念真主确是一件更大的事。真主知道你们的做为。”﹝蜘蛛(安凯逋特)-45节﹞。如果封斋不防止人讲假话,就当他没封斋一样。我们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一个没有放弃讲假话和靠假话办事的人,安拉不需要他不吃不喝的封斋。”(布哈里圣训)。尊严的安拉也只接受良好的、清洁的钱当做天课和施舍。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安拉是良好的,只接受良好的”(穆斯林圣训)。接受朝觐的条件是清真费用和良好操行。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谁为安拉而朝觐,且在朝觐的过程中戒除淫辞恶言,也没有犯科干罪,那么他归来的时候犹如其母刚生下他时那样。”(布哈里圣训),他(愿主福安之)还说:“披头散发的人通过长旅行后,伸出双手向天空说:主啊!主啊!他的食品、饮料和服装都是非清真的,吃非清真的而长大,安拉如何应对他呢!”(穆斯林圣训)

政治虔诚比形式虔诚更严重。我们说的政治虔诚指出那种以宗教为工具或牲口,以便得到权力的虔诚,而这是通过利用宗教情绪和人们尤其老百姓的爱宗教,并使他们误认得到权力的目的只是为服务、协助和强加宗教。虽然我们不能判断别人的动机,也不能干涉动机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件在仆人和造物主(全能)之间的事情,而每个人负责其动机,但我们跟恐怖兄弟组织及其伙伴或联盟的政治伊斯兰团体所经历的生活和现实,已经证明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是:他们注意的根本不是宗教,而是前所未有的贪婪权力之争,并高傲地、傲慢地、自大地和骄傲地排除别人,让人们离他们及其所变成宗教的巨大负担的行为远,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来取消存在许多人心中的并将这些吹嘘的行为和宗教关联的这种消极形象。第二件是:他们欺侮宗教,玷污宗教冲高宽容文明的纯洁面貌, 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什么宗教学者,也没有才干,不然的话,难道宗教让人背叛自己的祖国、揭示其秘密、出售其文件而成为一个间谍去帮助伺机伤害它的人吗?难道宗教煽动暴力、杀戮、腐烂、毁坏,并形成具有前所未有的叛国罪在地方上为非作歹的特殊委员会吗?我们曾经而仍在强调,这个恐怖组织利用宗教来骗人,并实现其权力目标,甚至愿意跟恶魔联盟,以便实现其权力目标和野心,不顾其宗教、祖国和民族。